当前位置:网络视听大会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张国飞:技术创新和内容制造

2017-12-03 来源:本站

    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技术创新和内容制造的关系”这么一个话题。

    大家知道视觉技术源于照相术的发明,随着照相机变成摄影机,胶片从黑白变成了彩色,视觉从二维变成了3D,现在在游乐园还能看到4D、5D的体验,还有头戴式的VR,VR技术的出现给观众的选择有了新的可能,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体验。但是这些技术的更新,包括3D、VR,包括声音技术的创新,都没有改变一个现实,就是观众只能是体验,观众只能叫观的众,而不是参与者,观众他成不了编辑、导演和演员。可以说以往技术的所有的进步都是在努力的让观众接近现场,再接近现场。但是观众始终进不了现场,他只能在观众之外当一个观众。

    有一个导演曾经说过,这个导演还挺有名,但是我真的忘了他是谁了。他说电影不是导演的,也不是观众的,电影是导演和观众之间的这个东西。我想他说的导演和观众共同完成的,应该是一种情绪体验,还有那万千的思绪。但是在传统的技术条件下,他说的这种电影和观众之间的东西一直也出现过,但是没有真正的出现过,或者说出现了,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导演,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直到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互联网把每个终端都变成了不仅仅是接收端,同时也是一个自主的制造端。这种交互技术给我们的传播业从业者带来了新的巨大的机遇。当然,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人们发现,除了传统的单向传输的作品,他们有了新的作品,他们自己也可以做编剧、导演和演员。然后聪明的商人们几乎是在瞬间就发现了新的机会,就是游戏。昨天我看一个朋友圈就说你要是看见游戏卡,你要是认识它,就说明你已经老了。什么意思呢?现在的游戏已经不是插卡的单机版游戏了,已经是交互的游戏了。在游戏当中,这个游戏是由所有的人共同完成的,它的设计者只是设定它的场景和它的规则。其余的玩家从一个观看者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体验者和参与者,其中的喜怒哀乐都有他的份儿,这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至今我们都完全预见,即使你是最牛的思想家,你也看不到未来。

    网络传播的作品,今天我们开的是网络视频。我们觉得网络传播的作品也应该具备这样的属性才能叫真正的网络作品。网络作品是什么呢?它应该是第一个作者和其后的多人共同完成的,类似跟帖。如何把握、引导,让自己的作品朝着应该的方向去发展,并且被传播,或者说作为传播的第一人,你能够把握住这个作品被传播之后的多少传,这是互联网技术给我们的真正机会和真正的难题。我们如何向游戏开发商学习,尤其是当我们面对突发事件,没有那么多调查用户兴趣爱好、价值取向等时间的时候,因为游戏开发商在设计专业游戏的时候,他会先让玩家来玩,让玩家提意见,他们再去改善他们的场景和规则。但是我们的网络作品没有那个时间,尤其各位都是做新闻的。

    从电影把人关在一个小黑屋里边只能看,到电视,电视选择权多了,观众之间也可以交流了,也能说了,但是电视台的人听不见。现在呢,有互联网了,我觉得技术的发展就是给供给侧的要求越来越高,供给侧的权限越来越小,而消费者受众的机会和话语权会越来越多。

    我觉得用了互联网核心技术的媒体可能只有一个(必战)它用了互联网技术,但是看必战就如同看一个被别人批判过的旧书,虽然最终体验超过了传统的体验方式,但是这对原作者,就是对写书的人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实我觉得今后的互联网对内容的创新还是依赖于技术的进步,因为现在的技术还没有发展到那一部。

    我介绍一下我们如何去控制内容的,就是我说的我们控制好了第一环,然后控制好后面的若干环,综合频道有一个节目叫《等着我》,它做的是一个融媒体,所谓融媒体就是他在线下去找人报名,由线下用户来带动,谁报名谁寻找,大家报名大家寻找。那么在线上,或者说在电视上播出的那一部分只是在线下大量的,海量的寻求、寻找、重逢那些素材之中寻找到最应该,最合适上电视的那一部分。可以说融媒体很大,但是线上的部分很小,它类似于冰山,海面之下的那部分很大,海面之上的那部分只是一个江,融媒体只是决定了上面那部分,但是电视上呈现的这部分对融媒体有决定性的影响。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对于线上来说,对于融媒体的作者来说,对内容的把控,你的能力有多强,你要的结果就会有多强。其实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最擅长做鼓动工作的,无非是三大帮扶的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我就交流到这儿,谢谢各位!

报名购票 大会公众号 手机官网 返回页首